二三

主食沙海龙族全职等等
爱爬墙
懒!
超懒!
只吃主角受和无cp
修文狂魔

翔叶]兄弟,吸烟吗

☆叶记梗群活动
☆勇者背景

孙翔站在酒吧门外,难得的有点犹豫。

因为这是一家gay吧 。

孙翔是一个勇者,最近在基地接了一个集体任务,任务目标是个gay,别误会,不是歧视gay,喜欢同性不是问题,杀/人/抛/尸就是问题了。

不仅如此,对方还自称行为艺术家,游走于各家gay吧,骗了纯情漂亮的男性带回去玩弄,完了以后就做成标本抛/尸。

可以说非常恶心了。

气的管理者把消息压了下去发布了这次集体活动。

基本上排的上号的勇者都参加了这次活动,而他就负责眼前的这家gay吧。

身为一个纯情的小勇者他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的听力很好,里面的嬉笑怒骂皆传进了他的耳朵。

听着听着他的耳根微微的红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吧里的人很多,各色各样的人都有,健壮的纤细的,精致的粗狂的都有。孙翔长着一张帅气的脸,身材高挑,漏出的胳膊线条流畅漂亮,一进门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看上去是个雏呀~”有男人说。

孙翔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男人搂着怀里的男孩子笑了起来。孙翔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子青涩的气息,耳根又红的厉害,谁都能看出他的羞涩。

都怪那个凶手!

孙翔气愤的想着,在其他人的目光中冲着吧台去了。

他随便点了一杯酒,找了张沙发坐下微微的抿了一口酒。酒很辣,他不喜欢,但是忍住了没表现出来。

他拿着酒杯装作漫不经心的环顾四方。

酒吧的其他人在窃窃私语,看着他的目光格外奇怪,他不由得有些后悔。

本来基地的安排是每两个人一起的,可是他觉得没必要就拒绝了,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要两个人一起了。

“兄弟,吸烟吗?”一个微微沙哑的男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与此同时一只漂亮的手夹着一只烟伸到他的面前,“很爽的~”

孙翔惊的往前一跳,迅速转身。

那是一个很白的男人,五官清秀,眼角微微下垂,不是皮肤松弛的那种下垂,而是一种天生的,非常无辜的下垂眼。

男人笑着看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无辜的气质。

其他人笑嘻嘻的出声,没当回事,可是孙翔自己清楚,他虽然年轻,但是实力在勇者中也已经是排的上号的高手了,而这个男人接近他他居然没感觉到!

这可不是件好事。

白班是他,夜班有其他人接应,现在时间到了,他应该回家睡觉才对,可是他为什么会坐在这?

孙翔紧绷着身体坐在情侣套间的大床上,浴室里传来水声。

这男人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不知怎么他就跟着他走了。

这人诡异的很,该不会就是凶手吧?孙翔想着,手指悄悄地摸上自己的大腿——那里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他的眼里凶光毕露。

只要男人靠近他就动手!

男人是裹着宽大的浴衣出来的,行走之间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几乎晃花了孙翔的眼。

不知廉耻!!!

孙翔咬牙切齿,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妇男!!

“你还没睡啊?”男人问,“要去洗澡吗?”

“你过来。”孙翔说。

男人的脖子很细,只要一下他就可以扭断。

可是男人靠近了他却不忍心下手了。

他想,他大概是中毒了。

中了眼前人的毒。

他抬头看着他,凶光早已散去,一双漂亮的眼里满是茫然。

男人站在孙翔面前,看他不说话也没动作犹豫了一会儿,弯下了腰。

只见一张清秀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孙翔的额头微微一热。

男人轻轻的亲了他一口。

“!!!!!”孙翔的脸爆红,手脚并用往床上退去,“你做什么?!”

“不是你想要我亲你的吗?”男人笑了起来。

“无耻!!”

孙翔的脸越来越红,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中毒了,要不然怎么被亲一下额头就这么大的反应。

孙翔僵着身子躺在床上,身边是那个男人。

他想了又想,怎么也无法理解自己今天怎么就和对方躺在了一张床上。

不对,我应该动手的,可是他也没有下手,再等等?

也行。

“你在想什么?”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几分困觉。

“要抱抱吗?”说着男人抱了上来。

“?!!!”松手!信不信我给你表演个当场暴毙!!

第二天起床时男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他一人。

回到基地报道才知道就在昨晚他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凶手就在另一个gay吧被捉住了。

凶手很狡猾,可惜不巧碰上了蓝雨盟的当家喻文州,还打算对方下手。

然而一个战术大师怎么可能被他骗了,更别提联盟第一剑客黄少天还在他身边。

唐昊坐在椅子上,把玩着一块漂亮的玉,漫不经心的说道:“这凶手不知道是眼瞎还是眼睛太亮了,一眼就看中了蓝雨的喻文州,也不看看是不是他能下手的……”

“孙翔?!”

“……”

“孙翔!!”

“啊?!”

“你怎么了?回来之后就奇怪的很。”

“有吗?”

“你说呢。”唐昊奇怪的看着他。

“哦……”


他找了那人很久,很久,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要见他,直到某天梦见了那个男人。

第二天起床时孙翔难得的黑了脸。

他都这么大了居然还做了一个带颜色的梦!!


某天的基地,他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不是很熟悉,但是他却兴奋的要命,因为他已经找这个人很久了,如今他就站在那!

他走过去,伸手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男人本来正在和朋友说话,转头看见他吓得后退一步。

“兄弟,吸烟吗?很爽的!”孙翔的眼睛很亮,亮的有点发绿。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叶修视角:

冯宪君:歪,叶修,有小年轻单独行动你去看看,地址是×××酒吧。

叶修:噢。

叶修:就是那个小年轻,怎么搭话?有了!

“兄弟,吸烟吗?很爽的。”

晚上:

叶修:撤了撤了,接应的人都到了。

房间:

叶修:去洗澡了,小年轻应该撤了吧,刚好一个人睡床。

叶修:怎么没走?你不走我走,快去洗澡,我好撤。

叶修:过去就过去,看我干嘛,这么可怜,莫不是传说中的索吻?亲一下好了。

叶修:唉……小年轻的,缺爱吗?要人哄吗?哄了哄了,谁让我是前辈。

某天。

孙翔(兴奋):兄弟,吸烟吗?很爽的(加重音)!

叶修:?!!!!!!!(一脸懵逼)

站在旁边的黄少天(冷漠):歪?妖妖灵吗?我要报警,有人耍流氓。

[邰伟/周巡×方木]一见钟情(中)

上篇走tag

方木作为证人也跟着去了警局,他说他是学心理学,凑巧遇上一看那女孩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的不认识那些人,而试图带走他的人太着急了,漏洞百出。



“我来自绿藤。”方木笑了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到了这里,可以问一下这是哪吗?”



青年的笑容实在太灿烂,让周巡不禁有些恍惚。



但是他没听说过周边有绿藤。



“这里是津城,不过我没听说过绿藤,稍等,我去查一下。”周巡也笑了起来,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有些局促。



他像是一个青涩的少年一般,对着眼前的人他的手脚都有点僵了。



或许他该出去缓缓自己胸膛中疯狂跳动的那颗心脏。




他想。




“好的,谢谢。”方木又一次笑了起来,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他笑起来好可爱。




周巡僵硬着起身走了出去,关上门后他感觉自己仿佛虚脱了一般,全身无力。





周巡倚着墙壁,右手按住了胸口,那里的那颗心脏砰砰砰的疯狂跳动,不受控制。




“师路过的小汪看到他这幅样子吓了一大跳,要上来扶他被他挥挥手拒绝了。




我可能真的恋爱了。



周巡的脸渐渐红了。



想着一墙之隔的那个人。




想着他的笑容。




越想他的脸越红,最后耳朵也跟着红了个透顶。




绿藤!我记住了!







忍不住发展事业线,可是我就想单纯的谈个恋爱…
对不住了,怎么修改都觉得没有达到预期

其实方木已经猜到自己身上发生了点意外,想笑只是因为看出周巡的局促觉得好笑而已。
当然,是因为周巡和邰伟一样的脸让他没警惕才会想笑

[邰伟/周巡×方木]一见钟情

周巡第一次见到方木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一个小车站旁。


那天他接到一起报案,说是举报拐卖人口,周巡就带着人出了警。



而方木,就是那个报案人。



那天的阳光真的很好,晒的人暖洋洋的,方木的脸在阳光下白皙的不可思议。



清秀的五官仿佛加了一层滤镜,一瞬间击中了周巡。



周巡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好像揣了一只上蹿下跳的兔子一般。



砰!砰!砰 !



他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突然想起一句话: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周巡茫然的捂住胸口。



他一直吐槽贾宝玉搭讪搭的烂,如今他的心地回荡着一句话:




这个男孩子我曾见过的。




“你,你好,我是周巡。”周巡伸出了手。


说话吞吞吐吐,一点也不像平日的自己,在对方的目光中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僵住了。



方木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惊讶和审视。



怎么了,是我哪里不对吗?



周巡担忧的想。



“你好,我是方木。”


还好,最终,方木伸出了手,笑了起来。




他真好看。

他想。







案子的话就是很老套的那种冒充家里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强行带走女性,结果方木正巧撞上了,悄悄报了警以路人的身份把人拦下。

我给各位太太丢脸了
巡方也很好磕啊!!
大概是方木穿越,周巡和邰伟一个灵魂的梗吧

[邰方]火锅

今天是情人节,又恰逢休息,邰伟和方木都没有女朋友,两只单身狗在宿舍里吃火锅。

火锅底料是在楼下超市买的,菌汤养生锅,本来邰伟想吃辣锅的,可惜方木不同意。

邰伟一边遗憾一边把羊肉扔进了锅里,捞出了熟透了的牛肚沾了调料吃了个爽。


还好调料他买的是辣的,也差不多了。

对面的方木摘下了眼睛,他不是很能吃辣,辣的眼睛发红,嘴唇也红亮亮的。

“好吃吧!”邰伟笑着看他,挑衅性的夹了一筷子羊肉沾满了调料塞进了嘴里。

“……幼稚!”方木虽然这么说着,但手里也夹起一筷子青菜沾满了调料吃进了嘴里,红着眼睛不服输的看着他。

“呵。”继续吃。

“嘁!”吃!

……




吃到最后邰伟的眼也红了,方木的嘴唇红的艳丽,眼里朦胧一片水汽。

“不行了。”邰伟的理智犹存,看方木坚持不住了率先服输,方木太倔了,等他服输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估计那时候都吃坏了。他开了两瓶啤酒,一瓶递给了方木。

“喝!”

方木的手微微发抖,连杯子也没拿对着瓶口直接喝了起来。

“爽!”邰伟痛快的喝了一口酒。

方木没说话,拿起瓶子接着喝。

两个人喝了很多酒,喝最后都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么就亲一起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邰伟只觉得脑袋都快爆了,身上臭烘烘的,满身酒味。

躺了一会儿脑子里好受点后才发现自己浑身不着一缕,右手还搂着一个人。

“……卧槽!” 邰伟的脸绿了。

手下的腰肢劲瘦柔软,摸起来滑溜溜的很舒服,忍不住又摸了一把。摸完才反应还来,仔细一看居然是方木。

“……日!”





日!我写了五篇了!

邰方好难写!

抓不住人物。

我敬各位太太!

(簇邪簇)礼物

☆甜吗?
☆情人节快乐鸭~

“黎哥好。”

“嗯,好。”

“黎哥带小满哥出来散步啊。”

“是啊,小满哥过完年都胖了。”黎簇笑眯眯的说。

说话的伙计瞅了一眼没什么变化的小满哥。

“……”目送黎簇和小满哥远去。



“黎哥怎么情人节不在家过啊?”有伙计见黎簇出来散步熟稔的打招呼调侃的问。

“嘿,我对象有点懒,还没起。”

“哦~”伙计拉长了尾音,满脸意味深长的笑了。

“那这是出来?”伙计显然和黎簇很熟悉。

“我这不出来散步看看有没有什么礼物买给他嘛~”黎簇的脸微微的红了。

“嘿嘿嘿~前面有家花店,花挺全的,也新鲜。小黎哥~” 对方一脸‘我懂’的表情。

“咳。”黎簇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表情。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不会讨厌花的。”

“他不一样。” 黎簇没有否认对方话里的女人二字。



他的事没必要说出来让其他人知道。




花店的花很漂亮,店员给他介绍了很多种花。

最后黎簇中规中矩的选了一朵红玫瑰。

火红的玫瑰半开,娇艳欲滴。

总有一天他要为吴邪开一家花店,把所有的花都送给他。





黎簇回了家,吴邪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茶几上当着过年买的糖果和橘子,正吃的开心。

他把玫瑰藏在身后,悄悄地走过去。

“当当当!情人节快乐!”黎簇双手捧着玫瑰,献宝似得举在了吴邪的面前。

吴邪愣了愣,看向黎簇,他仿佛看到黎簇背后有一条尾巴不停的摇啊摇。

“情人节快乐。”吴邪笑了起来,笑的很好看,他接过玫瑰起身,按着黎簇坐在沙发上。

“我去找个花瓶。”





黎簇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找出一个花瓶洗了洗盛满清水把玫瑰插了进去。

“吴老板,我的礼物呢?”他从后面抱住吴邪的腰蹭了蹭。



“多大了,还撒娇。”吴邪转过身,剥开一颗糖塞进黎簇的嘴里。

“吃糖。”

“甜吗?”

“甜!”

“很好,这就是你的礼物。” 吴邪笑的很狡猾,“情人节快乐,我的小男朋友。”

“太狡猾了……” 黎簇嘟囔着,伸手拉住吴邪的衣领,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簇邪簇)重回

*不虐,丧
*情人节这么丧我太坏了


“黎哥,今天没人。”伙计陪笑着说。

“人呢?新年都过完了怎么还没人?”黎簇眯着眼睛一脸不耐,“过年都玩嗨了么?”

“今天、今天是情人节,大家都回家陪爱人了...以前小佛爷都随便大家的......”最后一句声音小的几乎听不清。

谁都知道他们的代老大黎簇现在还是个单身。

听说对方以前有一个喜欢的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现在还单身。

想来是站的位置不同了喜好也变了吧,看不上了也很正常。

“.......”黎簇面无表情的看了伙计一眼,眼神中满是戾气,伙计悄悄地抬头,正对上对方的视线,惊得冒出一身冷汗,赶忙又低下了头。

“别拿老板压我,没用!”黎簇的声音带着冷意,“没有下次!”

“是是是!”伙计压低了头,满身冷汗,听着黎簇的脚步声远去。

黎簇接手时间太短,年纪太轻,即使吴邪把一切都交到他手里还是没用,总有人看轻他,不服他。

他不像吴邪一样从低谷爬出来,就连吴邪留给他的人都不是完全服从他。

就像今天,明明应该早就告诉他的事居然等他来问才知道。

靴子踏在地上发出哒哒的脚步声,今天的天气很好。

黎簇坐在公园的椅子上茫然的四顾,身边路过的人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每对情侣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莫名的委屈涌上了心口,黎簇捂着脸低下了头。


“妈妈,那个哥哥怎么了?”路过的小孩子指着黎簇一脸疑惑的问自己的妈妈。

“大哥哥心情不好。”

“那我给哥哥一块糖他会开心吗?”

“去试试吧。”妈妈温柔的笑了。

“哥哥,哥哥。”黎簇感觉到一双手拉了拉他的衣角,清脆的童音在耳边响起。

黎簇抬头,他的眼角微微发红,“哥哥,给你糖。”

胖嘟嘟的小手托着一颗粉色的糖果,包装精致漂亮。

小孩子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黑白分明。

“谢谢你。”黎簇接过糖果,努力勾起嘴角冲着孩子笑了。

他看着小孩子兴冲冲的跑回了妈妈身边。

那个女人冲他笑了笑,他也跟着笑了。


别哭,别丧气啊黎簇,吴邪死了你要撑起来啊!

黎簇剥开糖纸,把那颗糖塞进了嘴里,甜丝丝的,他的嘴角微微勾起。

他迎着阳光举起糖纸,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滴落在地,消失不见。

  

天已经黑了,黎簇站在四合院门口,犹豫半天最后还是打开了大门。

这是吴邪的宅子,是他最常住的一栋。

屋子里黑乎乎的一片,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不过黎簇对这里的摆设熟悉的很,轻车熟路的坐在了沙发上。


两只冰凉的手突然拦在了他的脖子上,黎簇的身体微微一颤。

刚刚他进来的时候虽然有些放松警惕,可是却也不至于有人进来什么也察觉不到。

“呼~”湿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垂上,黎簇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对方的手有些粗糙,茧子划在他的脖颈上,却带上了几分莫名的熟悉。对方五指微微收拢,带着某种掌控欲,另一只手摸上了黎簇的脸。

黎簇微微咬牙,身体紧绷。

“是你啊,”对方在他攻击前松开了手,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不开灯。”

对方的声音不是很好听,带着微微的沙哑,黎簇并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只觉得对方的语气很熟悉。

是认识的人。

哒哒哒的脚步声远去,没等黎簇想起是谁灯就亮了。

“......”黎簇突然哑了声,那个常常出现在他梦里的脸让他失了音。

“好久不见啊,黎簇。”对方倚在墙边,漫不经心的冲着他笑。


好久不见。



黎簇张了张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他茫然的抹了抹泪水,看着吴邪慌乱的冲他走来。

“别哭啊!都多大了,怎么哭了?!”看着吴邪手忙脚乱的给他抹眼泪,他只觉得之前压下的委屈再一次涌上心头,他一头扎进了吴邪的胸口。

“怎么、怎么就哭了呢......”吴邪抱住了他,“不哭不哭,我在这呢,不哭......”

路上偶遇

叶:嗨,文州。

喻:前辈。

喻:前辈!

叶:???

喻:小心心送给你

嘻嘻嘻,跟着b站大佬视频做的,新的一年要有进步鸭~

(泽非)孤独

☆呜呜好想发车……

路明非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窗外。

月光皎洁,地上仿佛覆盖了一层霜。

诺诺要结婚了。

和凯撒。

就在明天。

宿舍很安静,他的上铺没人,芬格尔早就去实习了,只等年末结束了自己漫长的的大学生涯。

路明非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浑身发冷,没力气。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虚弱的感觉了,自从他成了学生会主席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他以为自己很厉害了,他以为自己成长了,可是一回头,他发现自己还是一条败狗。

还是一条丧家之犬。

他把自己卷进被子里,窝成一团子。

他突然感觉有点委屈,所有人伤心都会有人安慰,可是他没有。

败狗师兄实习去了,楚子航也一样实习去了,他的身边没有什么人能够帮助他。

学生会的成员?

得了吧,他就是一个吉祥物。

父母?

他都快要记不清他们的模样了。

巨大的沮丧之感几乎击垮了他。

这种感觉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他突然想起自己当初被困在地铁上的那一次事件。

他的孤独比其他人都要大。

都要多。

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安静啊……

好安静……

就没有人吗?

有没有人啊?

诺诺?

师兄?

爸爸?

妈妈?

叔叔?

婶婶?

谁都好啊……

有没有人?

“呼……”

潮热的呼吸吹过他的耳旁,路明非惊的抖了抖。

“哥哥……”

优雅清亮的童音在耳边响起。

“哥哥,为什么不呼唤我呢?”

路明非的身子缩了缩,身后小小的身体尽力包裹着他。

“哥哥。”路鸣泽的下巴放在路明非的肩膀上。

“别怕,我在啊。”

路鸣泽的嘴轻轻的碰上路明非的脖子。

“别……” 路明非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哥哥。”路鸣泽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

“怎么还这么敏感啊。”

“不……”

“哥哥,我在的,我永远在啊~ ”路鸣泽的手轻轻的伸进路明非的被子里,钻进了路明非的衣服里。

冰凉的手拂过路明非的腰肢。

“住手……”

“路鸣泽……” 路明非的声音微微发颤。

“哥哥~”路鸣泽的嘴角上扬,扯出一个恶劣的笑。

恶魔张开了嘴,一口咬上了怀里人的脖子。

“唔……”

恶魔灿金色的眼亮了起来,身体渐渐抽长,扯开了保护着身下人的被子钻了进去。

“哥哥…哥哥…哥哥……”

“不!别碰我!”

“嘻嘻~哥哥,别怕,我在啊~我一直都在啊!”

(韩叶)好兄弟!

☆梗来自倚天屠龙记

☆背景大概是荣耀军?

今天的战斗中胜利女神依旧站在他们这边,可是叶修的脸色却很不好看。

“叶修,你怎么了?”韩文清担忧的看着他,叶修的肤色很白,甚至有种病态的白,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宅,而不是荣耀联盟赫赫有名的斗神。

但他现在的脸色有点发黑。

“你该不会受伤了吧?!”韩文清突然想到叶修刚刚从战场上下来,只是平日的叶修从来不会受伤,而他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口以至于他才想到这个可能。

“嗯。”他的声音很虚弱,是韩文清不曾听到过的虚弱。“我中毒了。”

“我去找医生!”韩文清猛的站了起来。

“不用,伤不深,只要把毒吸出来,随便包扎一下就好了。”叶修闷闷的说。

“我吸不到,你愿意帮我吗?”他问。

“在哪!?”韩文清一脸的严肃。

“……”叶修看着他。

韩文清的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好兄弟!”叶修笑了起来,撅起了屁股。

“在这。”

“……”

韩文清看着叶修屁股上一小块伤口脸黑了。

韩文清:我有一句mmp不知道讲不当讲。

叶修:不当讲!

韩文清:……

韩文清给了你一脚又踩了你一脚。